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 食疗食补
您的位置美食天下 > 资讯 > 消费者视野 > 正文

暗访猪肉炒家:囤肉两月赚200万

2012/5/1 16:30

 如同一路上扬的股指,2007年中国的猪肉价格走势图,勾勒出令人惊讶的印迹。最令人意外的是,在5月和7月这两个“点”上,肉价向上跃升的舞姿,轻盈得可怕。

以北京为例,就在4月30日,市场价为每公斤13元,而5月21日,市场价提升为16.6元,升幅27.7%。而从6月29日到7月23日的升幅高达23.95%。两次拉升,有如证券市场中庄家拉升股票一般!

谁在拉升肉价?难道猪肉市场也有庄家?

8月4日,温家宝总理前往北京市农产品市场考察,要求采取措施确保市场肉价稳定,严厉查处囤积居奇、借机哄抬价格等各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美食中国]

“囤积”似乎与“猪肉”靠得很近很近……但没有任何公开信息显示存在“囤积猪肉”。

循线冷库

囤积猪肉必须有冷库。

8月4日上午,记者前往位于昌平沙河的北京市第五肉联厂冷库调查。在冷库车间一楼,七八个工人正忙着将猪肉入箱、运输。

冷库车间主任高凤华说,该冷库总贮量为1000吨,目前存贮率为八成。“冷库一般呈饱和状态,现在市场需求量大,货就会出得多一些。每天有进有出,近期基本维持这个程度。”

冷库是否会将猪肉贮存而不外卖?高凤华表示:“我们这样的国有企业不可能那样做,因为要维持稳定的市场份额,保障市场供应。”

据介绍,第五肉联厂是北京龙头食品企业——北京二商集团下属的3个肉联厂之一,每天生猪屠宰量为3500头(另两个肉联厂的总屠宰量约为3000头,二商集团占北京猪肉市场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份额)。

“按我掌握的情况分析,如果有人囤肉,只能是搁在私人冷库。”国内著名冷冻设备供应商大冷股份公司驻北京站工作人员余华对记者说。

余主要负责北京各屠宰场冷库的安装、维修工作,几乎每天都在北京各大冷库之间游走。“我没有发现各屠宰厂在今年新上冷冻设备,假使有,也赶不上这波行情,因为建一个冷库,大约要一年时间。”

600吨囤货之谜

记者在中国第二大冷库——位于南三环西路的北京东方友谊食品配送公司冷库调查期间,一位从事冷冻猪肉、鸡肉运输的司机无意间向记者透露,据他所知,今年5月初,一位老板趁肉价较低之时,在怀柔某冷库压箱600吨猪肉,7月份高价出手,收益颇丰。但他对详细情况并不知情。

8月8日,记者以存放猪肉为名,循线找到位于怀柔城东的这家冷库。

据该冷库王先生介绍,冷库共四层,面积6000余平方米,如果存肉,大约可容6000吨之多,目前主要存放鸡肉和雪糕,猪肉并不多。

问及今年上半年囤肉情况时,王先生称,冷库只是在今年5月份存有一些猪肉。

在被追问到存肉数量时,一位工作人员随口称顺义肉联厂刘志成(音)存过五六百吨猪肉,大约存了50多天。记者试图了解详细信息,但对方似乎有些敏感,不愿再提。

记者15日致电顺义肉联厂,试图联系刘志成,但问询该厂业务科、办公室等多个部门,均被告知没有此人。

令人意外的是,当记者询问是否知道有人5月前后在怀柔某冷库囤肉五六百吨时,该厂销售科某负责人称对此事非常清楚。

据该负责人透露,囤肉老板姓李,重庆人,大概存了500多吨,时间约两个月,总共赚了200万左右。李老板并非专门做肉的生意,主要做猪皮、猪肚,生意做得很大。“他一年差不多能赚一两千万,囤这批肉赚了200万,对他来说并不是个大数目。”

8月16日,记者经多方联系,从相关冷库主要负责人口中证实,李老板5月4日将500余吨猪肉存入该冷库,7月4日全部清掉。“大概赚了200多万吧。”

独家暗访

虽然温家宝总理在多次会议上都要求打击囤积居奇、哄抬肉价行为,但截至目前,尚未见有类似案件被公布于世。而记者在怀柔暗访时,得到的信息显示,囤积猪肉并非个案。

以下是记者以客户身份与怀东冷库负责人杜连波的对话。

记者(下称记):这库多大?

杜连波(下称杜):你准备囤啥啊?

记:猪肉。

杜:有大库,也有小库,看你的量。

记:你这儿没存过猪肉吗?

杜:存的猪肉多了。

记:现在还有吗?

杜:有啊,猪肉、鸡肉、羊肉都有。冷库最多可以存一万吨肉。

记:存猪肉什么价啊?

杜:每吨每天3块。

记:现在存猪肉的最多有多少?

杜:这个没谱。客户拉几车来,有价就走。你们准备存多长时间?

记:这要看猪肉行情了,想短期看看。

杜:(他们)都这样。

记:现在这样做的多吗?

杜:倒腾猪肉的有十多家吧。

记:加起来有多大量?

杜:没多少。主要是猪少了。

记:他们最早倒腾是什么时间?

杜:从去年肉价上涨开始就有人倒腾它了。

记:他们存的时间一般多长?

杜:都不太长。一两个月,或者两三个月。去年囤的赚得多,今年一般。

记:倒肉的都是什么人?

杜:做买卖的。

记:最大的存家存多少货?

杜:这是商业秘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哪能啥都告诉你。

记:我只是想知道大概数量,并没打听是什么人。

杜:你不像存肉的,你打听这个没用(杜连波半晌未说话,记者与之周旋一番后,气氛才慢慢缓和下来)。

记:在这儿存肉需要签合同吗?

杜:要签。你得有单位或公司。

记:个人不能存吗?

杜:也不是不可以,因为你们这些人是做短期,你得先把时间、数量定下来,我们好安排。

记:短期最短多久?

杜:最短一个月以上。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收费。我们这属于专业装卸,装货卸货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做,出库入库每吨20元。

记:价格能落一点吗?

杜:我们给公司的是三块五,但比较照顾个人。如果不开发票,可以给你两块八每吨。像河南双汇等大户,一般要发票,所以价格高。

记:河南双汇也在你们这儿存货?

杜:是(他们公司)个别人在倒腾猪肉。这些人都是短平快,感觉有钱赚,就来囤一批货,时间三个月或两个月,价涨了就销掉,价低了再进货。

记:以前你们跟这种短期户签合同吗?

杜:不用签。其实很简单,他们给我电话,让我给找一地儿放着,一段时间后出掉。他们来货了,我们给办出入库手续,他们凭手续存货取货。

记:感觉你刚才很敏感。

杜:我得保守商业秘密,做哪行都有哪行的规矩。这么多客户,我都得替他们保密。而且,客户与客户之间,也有竞争,我们不能瞎说砸了他们的买卖。

记:你觉得倒猪肉风险大吗?

杜:我判断肉价还会上涨,但也很难说。(倒肉)赚大钱的,都是有门路的,比如与养殖场有合同的,控制了资源,赚钱就容易。有专门倒猪肉的大户,还有倒鸡肉、鸭肉的。农副产品永远都有买卖可做,我觉得猪肉现在这个价格并不高,涨得越高,对养猪户越有好处。

为你推荐 (消费者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