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李途纯交湖南太子奶集团帅印 非奶业集团或解散

2012-05-01 15:45:35

后李途纯时代:债主踏破门槛

总裁谭孝敖称太子奶集团银行负债12亿~13亿元的说法“比较真实”

12月24日,是李途纯出走太子奶集团的一个月零三天,也是自来水公司停水通知中停水期限的最后一天。这一天,辞职员工陈佳来到太子奶集团财务部,询问被欠的7~11月工资;太子奶的建筑商、设备供应商也在等待被欠的约1.7亿元。

种种问题逼向太子奶集团,而李途纯股权转让完成后,各方3000万美元的注入仍未到账。这使太子奶现任总裁谭孝敖左右为难。12月23日,他在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集团正采取全员重新竞聘、集体减薪等诸多手段减少成本,以渡难关。他还首度承认,太子奶集团的银行负债高达12亿~13亿元的说法“比较真实”。

【案例】

员工讨薪遭遇“踢皮球”

2006年12月25日,陈佳加入太子奶集团旗下的株洲太子奶,成了株洲基地2号厂房发酵车间的一线生产员工,因为是大学生,他有一个见习车间副主任的头衔。

陈佳告诉记者,自他进入株洲太子奶起,就面临工资拖欠的问题。今年下半年,株洲基地关停多条生产线,计件拿工资的外包车间员工往往一月仅能工作5~6天,收入大打折扣,“这样的情况下,工资拖欠还长达4~5个月。”

11月27日,陈佳正式辞职,在花了一周时间办好各项离职手续后,公司财务仍不予结清工资,今年7~11月的工资至今仍无结果。

在去株洲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监察科后,陈佳更从监察科了解到尽管太子奶集团每月从他工资扣除了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费用,但他个人社保账户中的纪录却一直为空。

12月23日,记者随陈佳来到劳动争议仲裁院,得到的答复依然没变,负责人表示,事关太子奶集团的劳动仲裁目前暂停受理,“政府救济已经启动,需等稳定协调小组协商处理结果出来。”

陈佳此后又去了株洲市政府信访办,信访办工作人员只告诉他,政府正在积极处理该问题。株洲市司法局法律援助部门最终也未受理陈佳的请求。

12月24日,陈佳又来到太子奶集团财务部部长办公室。太子奶集团财务总监彭立中面对随意进出的讨薪员工与各方债权人,均以“现在没钱”回复。一旁的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财务部部长邵丹则告诉陈佳,3家投行收购后的协议注资至今依然没有消息,“1月5日你再来,只要有钱一定留下一部分给你。”太子奶集团人事部副部长则要陈佳做好应对“公司最后破产”的准备。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