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国务院重拳出击价格炒作 5000名蒜商坐地观望

2012-05-01 15:51:43

正是旧蒜罢市,新蒜收储的节点,政策的突然发威让金乡一些打算收购新蒜的经销商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原本按照他们对市场的的判断,2010年的大蒜仍然会延续2009年的价格态势,但是突然而至的政策却给他们的乐观打上了问号。 ;

在发改委宣布要对农产品价格炒作严厉打击之后,高层的决策于5月27日接踵而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5月2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和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农产品价格等违法行为。 ;

“囤积居奇”的说法让金乡5000名左右的大蒜经纪人都隐隐的觉得自己可能成为政策的靶子。“大蒜是一季生产,常年消费,储存是必须的。我们平时就是储蒜,然后在价格合适的时候卖掉,这个是否有囤积居奇的嫌疑?”从事了10多年大蒜交易的张亮(化名)瞬时有了“做贼心虚”的感觉。

近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张亮一样从事大蒜交易的蒜商正准备出手囤积的大蒜。 然而,多位业内专家认为,政策能否遏制疯狂的“蒜价”还有待观望。

蒜商观望

“我们经常接到各地蒜商打来的电话,咨询此次政策对蒜价的影响效果会怎样,我了解到,现在山东的蒜商已经开始出货了,对收储新蒜也持谨慎态度。”蔬菜协会一位专家对记者说。

5月25日,在金乡县城内,已经鲜见装运大蒜的卡车,取而代之的是一车车的蒜薹。正是蒜薹的收割时节,这也就预示着,不到10天,2010年的新蒜即将上市,本来计划收储新蒜的经纪人张亮却坐在自家的冷库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从市场情况来看,2010年新蒜的收购价较之2009年有增无减。原江苏邳州宿羊山镇满伟食品公司总分析师王志海在当地的调研结果表明,两个月之前经销商还表示收购价高于每斤2.5元就停止储蒜的蒜商,已经把心理价位提高到每斤3元~3.5元。

2010年的新蒜收储工作即将展开,张亮也早有打算。但是转折就发生在5月14日,发改委价格司负责人表示,发改委将指导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加强对大蒜、绿豆、辣椒等出现异常波动或者可能出现异常波动的商品价格监测预警,及时采取相关措施,抑制个别品种价格的不合理上涨。发改委的意思被张亮解读为“既然现在的上涨属于不合理的,那么以后的蒜价一定会被打压,现在高价收购,说不定会烂在自己的手里”。

5月26日,当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发改委的价格司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蒜价还是“由市场决定”,但是对于“什么样的蒜价才是合理的”,该工作人员并没有透露。

“舆论一直认为蒜价是炒作上来的,发改委的政策也是应景之作,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可操作性。”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在农产品价格问题上,一直缺乏长期的、一以贯之的政策,全部都是救火式的应急措施。”

但是,5月27日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行政策表态,有望成为政策长期调控的一个起点。其中指出要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农产品价格等违法行为,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依法严厉打击,维护正常的农产品生产流通和价格秩序。

如何界定“囤积居奇”

2009年6月份开始,大蒜就以令人惊愕的增长速度持续升价,最高时候的批发价就达到6元/斤,有人拿2008年几分钱的“跳楼价”与之相比,认为大蒜“疯狂上涨”几百倍,自此,游资参与炒作的说法也就不绝于耳。

传说中的游资在金乡随处可见:一位福建做鞋的企业家,两个来自山西床上用品商店的小老板,大多还是金乡的农民。 “来金乡做大蒜生意的来自于全国各地,他们在当地也都有一些小生意,并非山西煤老板等大的投机者。”一位多年从事大蒜生意的本地蒜商表示。

“千家万户的小农户种大蒜,面对一个非常庞大的需求市场,中间需要经过经纪人、中间商,这些中间环节和物流环节不可缺少。”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著名“三农问题”研究专家彭真怀认为。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某种产品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必然会吸引资本进入甚至炒作,如果没有游资进入,那反而不正常了,违背了资本的本性。”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陈明均认为,蔬菜产业链中游资的存在是客观的,但要通过立法和市场监管来防止这些资本在其中兴风作浪,扰乱市场,操纵价格。

“尽管现在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有大规模的游资炒作存在,不过对于价格剧烈波动的农产品政府也要进行相应的干预,此次政策的出台也是从防微杜渐的角度出发。”陈明均说。

在陈看来,目前这些游资中,哪些策划了炒作,哪些只是跟风投资,非常难以厘清。大蒜等蔬菜品市场不是民间资本禁入的行业,客观上给游资和热钱跟风炒作留下了空间。要打击热钱、游资炒作,就要求国家的金融立法和金融监控必须跟上。

陈明均表示,要打击囤积居奇、倒卖炒作行为,首先必须界定囤积居奇、倒卖炒作的内涵和外延,建立市场交易规则,规范经营行为。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对“囤积居奇”的认定上。

“大蒜本身是一季生产、全年销售的农产品,入库存储是必要的。而存储之后,选择以什么样的价位卖出,也是正常的市场主体的自由行为,当然,一般的会在价高时卖出。”陈明均认为要打击囤积居奇也要厘清正常的囤积居奇和收储待卖之间的区别。

农产品价格被低估

“这个政策意在维持市场秩序,而非打压价格。”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在多位专家看来,目前的蒜价尽管高位运行,但是仍然趋于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这也预示着后市的蒜价还将保持这个水平。

“蒜价上涨是否合理不应该和2008年最低的时候相比,后者是一个畸形的价格状态,而是要和成本来进行比较。”陈明均表示。

按照最保守的计算:2009年每亩蒜地1100元的蒜种费,350元的肥料,80元的耕地费,60元的灌溉费,50元的塑料薄膜费,再加上其他除虫、灭草的零星费用,每亩地的成本就达到1400元左右,按照一亩地产蒜2000斤来计算,大蒜的种植成本就高达1元/斤,其中还不包括农民的人工成本;而从蒜农到冷库的整个流通领域中,包括入库前的整理、加工,冷库储存,短途运输费用,资金利息等的成本至少要1元/斤多。 这样算下来的批发蒜的成本就已近2元/斤。“其中没有蒜农和经销商的劳动成本,更没有风险成本。”陈明均说,而在包括大蒜在内的农产品中,种植和经营风险相对于有最低保护价格的粮食生产来讲,风险要更大。

在王志海看来,大蒜最规范的批发价格是4元,上下的轻微偏离也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过分低于这个价钱,蒜农的利益就无法保障。

而过低的蒜价也会成为炒作的诱因。“之前的大蒜价格严重背离市场规律,有资本的人用心思考一下,就能发现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巨大差值,这些人也是按照市场的逻辑参与进来这个产业链,这也是炒作的空间所在。”由此,彭真怀认为此轮大蒜价格的暴涨打开了一扇窗户,挑破了农产品价格与价值这种长期的背离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现在是问题暴露出来了,以后要进行长期的调整和引导。” ;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