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高科奶业全面接管太子奶

2012-05-01 15:46:20

21世纪经济报道2月21日报道 沉寂了数月后,由株洲市政府主导的拯救太子奶计划终于浮出水面——株洲市政府通过国有资产投资公司与株洲高科集团组建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租赁太子奶集团核心资产,实施“封闭式”生产经营。就此,高科奶业成为太子奶经营权的实际控制者。

之前,高科奶业计划2月17日对外发布上述消息,但后来推迟到了2月20日中午。

久违的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显然,李途纯并不知道株洲市政府组织了此次媒体见面会。真正主持此次媒体见面会的是高科奶业集团董事长文迪波,而文迪波的另一个身份则是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他也曾经是高新区下属高科集团的董事长。

拯救太子奶

2008年8月,多年快速扩张的太子奶爆发了严重的财务危机。

“太子奶的财务问题由来已久,首先是经营战线过长;其次是企业管理上存在一些漏洞;另外,与去年的金融危机也有一定的关系,导致了很多银行出现催贷的现象。”文迪波谈及太子奶的财务危机时表示。

随后,株洲市政府开始援助太子奶,联合太子奶三大基地的其他两个所在地——北京密云政府、湖北黄冈政府共同出资7000万元注入。

“但是,由于当时正值银行收贷高峰期,注入的7000万元很快被用作了银行还款。”文迪波表示。

2008年11月21日,在多方筹款、引进战略投资者无果的情况下,李途纯被迫与英联、摩根、高盛等三大投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61.6%股权转让给三大投行,投行答应在一周内向太子奶注资3000万美元。然而,资金却迟迟没有注入,导致太子奶正常的生产经营无法进行。

于是政府开始讨论援救太子奶。文迪波表示,株洲市方面始终都有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自由市场派,认为太子奶是一个民营企业,应该接受市场的检验和优胜劣汰,如果太子奶符合破产法规定的各方面条件,在债权人和债务人允许的情况下,进入破产程序;另一种则认为,太子奶面临的问题虽然比较严重,但仍然有重整和振兴的机会。

“我们觉得太子奶必须救、能够救、可以救。”经过调研,文迪波向株洲市的市委、市政府汇报。

文迪波认为,太子奶虽然为一个民营企业,但做大之后发生危机就成为了社会问题,发展高峰期,与太子奶相关联的职工和经销商高达万人。文迪波同时表示,太子奶只是遇到了财务危机,产品质量并没有问题,品牌知名度和市场网络也在。随着原材料大幅下调,太子奶存在40%的毛利空间。

株洲市政府启动了太子奶的拯救方案,但太子奶负债率过高,单纯控股或注资1亿到2亿元,根本无法解决太子奶所面临的问题,也无法保证太子奶正常的生产和经营。

“株洲市政府必须成立一个独立于太子奶集团的经营机构,与太子奶集团的债务人撇清关系,这样只要投入一定的资金就可以恢复太子奶的正常生产和经营。”文迪波表示。

1月20日,高科奶业正式成立,太子奶的核心资交由高科奶业经营。株洲市政府将向产高科奶业陆续投入流动资金1亿元左右。

李途纯的命运

为什么三大投行从李途纯手中要走股权,却又不兑现对太子奶的注资承诺?

2006年,英联、高盛、摩根共同投资太子奶7300万美元,占太子奶30%的股权,根据当时签署的对赌协议,只要经营出现严重危机,三大投行有权无偿接管李途纯手中61.6%的股权。

一位投行的人士告诉记者,投行做财务投资其实无意控股。但是,太子奶陷入泥潭后,短期内上市渺茫,套现就成了三大投行的选择。但是,面对当时部分机构出具的太子奶已经资不抵债的报告,三大投行决定放弃注资。

“三大投行不但没有注资3000万美元,就连答应给李途纯的1000万元也没有支付。”文迪波表示。

但是,一切远没有结束。经销商等的五大债权人高达20多亿元的债务,让三大投行陷入了窘境。

文迪波表示,三大投行因无力负担庞大债务,曾尝试将太子奶的51%股权转让给株洲市政府,但遭到了政府拒绝。

于是命运的天平再次向李途纯倾斜。株洲市政府出手援助太子奶的前提是,让李途纯重返太子奶去解决好繁杂的债务问题。

文迪波认为,多年来李途纯通过相当多非正常渠道进行融资,只有李途纯最清楚债务问题,债务问题没有有效的解决方式,政府介入就没有实质性效果。

高科奶业成立当天,李途纯与三大投行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李途纯又重新获得了太子奶集团61.6%的股权。

太子奶的未来

“李途纯主要任务就是清理和重组债务问题,经营完全由高科奶业负责。”文迪波表示。

为了保证高科奶业经营的独立性,李途纯的股权已抵押给了高科奶业。

目前高科奶业的领导班子除从政府各部门抽调的7名管理人员以外,其余都是太子奶原领导班子。原北京太子奶公司总经理严夏松出任高科奶业的董事总经理,此前代表三大投行一度掌管太子奶的总裁谭孝敖已离职。

文迪波介绍,2月5日开始,高科奶业已帮助三大基地恢复生产,目前正在开经销商会和订货会,今年的销售目标是12亿元。预计6月30日之前,原有的市场得到全面恢复,从7月1日开始,将开拓新市场。

为了提高太子奶的效率和盈利能力,高科奶业管理层的薪水在太子奶集团的基础上大幅下调。

“政府的介入完全出于扶持太子奶,不享任何经济收益。”文迪波表示。

作为政府的过渡性机构,高科奶业将在何时结束使命?

“这要取决于两个结果,一是有新的战略投资者愿意接盘,二是公司的资产负债比例已经正常。”文迪波表示。实际上,文迪波接手高科奶业以来,已经与多家国内外的实业进行了接触。

第二种可能就是,太子奶经营快速好转,太子奶的债务重组推进顺利,市场对太子奶信心得到提升,银行已经恢复了对太子奶的信用评级,将有可能将太子奶重新交给李途纯接管,届时李途纯将会继续成为太子奶的实际拥有者和实际控制人。

“但这些都要以市场的恢复情况来决定。”文迪波认为。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林晨)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