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倒蒜高额差价成就大批富翁 据称有人获利过亿

2012-05-01 15:51:15

5月11日,山东省聊城市光明综合农贸市场净蒜批发价格12元/公斤,蒜头批发价格9元/公斤。受新蒜上市影响,创历史最高纪录的大蒜价格持续回落,与一周前相比每公斤净蒜和蒜头分别下降了1.6元和3.0元。仅蒜头价格最近两天就下跌了0.6元/公斤。

5月10日,一名搬运工人正在河南省杞县大蒜市场将蒜商收购的新蒜装车运往山东。继去年大蒜市场借“甲流”“减产”等概念价格被炒高之后,“疯狂的大蒜”今年在新蒜即将批量上市之际再次演出,“高价大蒜”引起了社会关注。记者在河南最大的优质大蒜生产基地杞县采访时看到,冷库大蒜每吨售价9000元左右,达到当地蒜价的历史高点。“疯狂的大蒜”对新蒜价格和今年大蒜种植面积将产生直接影响。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深入金乡这个全国最大的大蒜生产和交易地,试图揭开大蒜神话的奥秘。

“近来金乡买车的人很多,一天有40辆左右的私家车开到金乡。4S店对金乡的买主也高看一眼,因为他们都是一次性付现款。”

这可能是最近一年来在金乡大蒜交易市场上出现的第一批“套牢单”。

在上月该市场出现了每市斤6元以上的天价之后,大蒜价格出现回落。5月10日,大蒜价格在每市斤 4.6到4.7元。

虽然6元以上的价格仅仅是昙花一现只维持了两天时间,成交量也只有区区几百吨,但似乎预示着一直上涨的蒜价出现了拐点。

从去年起,大蒜的价格一飞冲天,其出库价上涨达数十倍之多,在不少地区市场上的零售价更达到了十余元。如同过山车般的价格不仅令涉身其中者难以自拔,亦引来举国瞩目。

而今年大蒜单产的减产和蒜薹价格的上升很可能预示着这场围绕大蒜的赌局还远未结束。

暴富神话

虽然因价格下跌出现了“套牢盘”,但这已经无关大局。去年的陈蒜在金乡现在仅有4万吨左右,这相对过去一年250万吨以上的交易总量,是九牛一毛。

大鱼已经捉住,跑几条小泥鳅有什么紧要?

从去年新蒜上市到上个月,蒜价一直处在上涨状态。即使是去年年底媒体对蒜价疯涨的质疑,也未能止住价格的狂飙。

金乡大蒜交易市场的杨经理告诉记者,没有前两年的大跌,也就无去年到今年的大涨。久经沙场的金乡人已经习惯了市场的波动。

“可以说,在过去的一个蒜季,只要买到蒜,就赚钱。倒腾大蒜的人都发了财。”11日,在金乡大蒜现货交易市场,一位邵姓交易商这样告诉记者。

此前两年,他做大蒜生意历经了巨大亏损,去年到今年的大蒜生意的火爆,使得他有了一扫晦气、扬眉吐气的感觉。

邵介绍说,在2008到2009年的蒜季,最低出库的价格到了每市斤 0.04元,虽然未见自杀者,但血本无归的有很多。

去年5月下旬新蒜收获时收购的价格每市斤0.9元左右,后来逐步上扬,最高时超过2元。但平均下来收购价格在1.5元左右。

而在交易市场上,价格的涨幅令人瞠目结舌。收购商在农民手中收蒜之后,如果不立即出手而是找冷库储存下来,将会获得两倍左右的利润。

收购商从农民手中收蒜之后,经过包装等程序进入冷库,此时的成本最高是每市斤2元,而在其后大蒜价格持续保持在4元以上,最高时超过了6元。

巨大的价差在去年成就了金乡县一大批富翁。金乡县城郊一个村支部书记如是向记者描述:“近来金乡买车的人很多,一天有40辆左右的私家车开到金乡。4S店对金乡的买主也高看一眼,因为他们都是一次性付现款。”

虽然这些人买的一般都是10万到20万元的中档车,但这对金乡这个鲁西南县城来说,档次已经不低。

在金乡,有着通过收蒜获利过亿元的“传说”。上述邵姓经销商告诉记者,有一位广东姓吴的老板,在去年收购了8000万元的蒜,收购价最高在1.5元左右,而他在金乡租有冷库进行储存。虽然不知道他出手大蒜的价格如何,但如果按照4元价格出手,获利也在亿元以上。

游资的影子

记者按照邵姓经销商提供的信息,在金乡县卜集镇找到了这位吴先生收购大蒜的地点,证明这不是一个传说。

“是有这么一位广东老板,财大气粗。他曾给我们说,即使卜集的土地全部种蒜,他也有能力买下来。”11日,一位曾经帮助吴老板收蒜的当地人告诉记者。

卜集镇大约有8万多亩耕地,如果按照每亩2000元的大蒜价格,全部买下来需要1.5亿以上。记者无法证实他的真正实力,但“买断卜集”的“海口”还是令人感觉到在金乡大蒜市场上自有财大气粗者在。

但这位当地人不愿意透露吴老板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只是指着一个今年新搭建的大棚说,听说他今年还要来收蒜,大棚就是为他收蒜专门搭建的。因为去年他收购的大蒜只能露天堆积。

金乡人一直否认有游资进入市场。“如果有上亿的资金进入市场炒作,这就需要上百人为他收蒜、储存。这在金乡这个小地方,不可能没有信息传出来。”上述金乡城郊的村支部书记告诉记者。

同时,在去年爆出游资进入金乡炒蒜的新闻之后,金乡县金融部门也对现金流情况进行了调查,并没有发现资金大举流入的状况。

上述村支部书记分析说,由于金乡大蒜的交易数量很大,有两三个亿的资金也难以掀起波澜。

但这一观点在一些初级收购商中并未得到认可。卜集乡的徐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到今年的这个蒜季,之所以大蒜价格猛涨,除了供求关系之外,一些“大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徐先生是卜集当地一个较大的大蒜初级收购商,他告诉记者,因为卜集大蒜的品质好、产量大,卜集的价格在一定意义上具有风向标作用。

在这个蒜季,是有很多大户参与到了大蒜生意之中,他们的来源,既有东北的,也有南方的。“我们也分不清楚他们是浙江人还是广东人。都是南方话。”

上述邵姓经销商告诉记者,他了解到,有位浙江老板去年带了2亿元到金乡做大蒜生意,“赚飞了。”

虽然在即将过去的蒜季金乡当地政府和交易所并未感觉到明显的游资炒作因素存在,但接下来的这个蒜季,情况就不好说了。

杨经理告诉记者,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大蒜是一个赚钱的生意,不排除会有楼市、股市、煤市的资金进来,将来大蒜价格的走势不好预计。

“包养”蒜地

按照以往的“惯例”,在5月8日前后,蒜薹的采卖就已经结束。但11日,记者在金乡看到,来自外地的大货车静静地停在路边。蒜薹交易尚未开始。

当地蒜农告诉记者,这是季节因素的影响。去年寒潮来得早,今年冷空气走得晚,大蒜生长受到了很大影响。蒜薹减产已成定局,大蒜单产减产也已经成定局。

但较早采摘的蒜薹价格预示着今年大蒜初始收购价上涨也已成定局。

记者了解到,去年5月前后,金乡有着近40万吨的陈蒜,而在今年这个时候,陈蒜数量只有4万吨左右。在市场刺激下,金乡大蒜种植面积增加了15%左右,但考虑到陈蒜减少及减产因素,今年新蒜与去年的总量应该大致持平。

在这种“供求形势”下,今年的大蒜价格还将在高位运行。当地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其实,对今年金乡大蒜的争夺,早在春节前后就已经开始。

记者了解到,从春节之前,就有收购商“包养”蒜农的蒜地。也就是说,从“包养”开始,田间管理什么的,都归“包养者”负责,蒜农是一身轻了。

卜集的蒜农告诉记者,最初的时候,一亩蒜地是2800元左右,按照平时一亩地产蒜2000斤计算,大致在每斤蒜1.4元。

但其后,“包养”价格迅速攀升。记者了解到,已经出现每亩5000元的高价。而4000元每亩是比较平常的价格。

4000元每亩的价格,已经比去年新蒜初始收购时的每市斤1元左右翻了一番。

“现在出现了农民不愿意包,购销商不敢包的情况。双方都在静观其变。”卜集上述徐先生告诉记者,农民对价格的上涨存在预期;而购销商因为价格居高,存在风险,犹豫不决。

记者了解到,现在金乡县的蒜地被“包养”的大致占到总种植面积的10%到15%。

而这些被“包养”的,也有很多人已经反悔。“当时包的时候是3000多元,现在到4000多元了,蒜农就会反悔。”邵姓经销商告诉记者,“反正地在蒜农手里,你有什么办法?打官司,等官司打下来,黄花菜都凉了。”

但有一个现象似可令人欣慰。在上个蒜季金乡大蒜神话中,得到最大利益的是流通等中间环节,而在今年,获益最大的,可能是蒜农。

卜集的徐先生告诉记者,去年鲜蒜上市时,从八九毛起步,慢慢涨到1元,涨到1.4元后持续了一段时间,到6月份,干蒜价格升到1.7元,至8 月干蒜价格涨到2元时,农民手里和小经销商手里已经都没货了。至于后来,大蒜价格在金乡爆炒到6元时,整个涨价过程已经与农民和市场变量无关,都是中间商炒作的结果,钱都转到经销商手里了。

去年,即使蒜农卖到了每市斤1.4元左右的价格,除掉成本1000多元之外,大致每亩大蒜收益近2000元。而今年,“包养”的地块价格按照4000元计算,蒜农收入也将增长近一倍。

上个蒜季的火爆使得蒜农对将来价格又了更高的预期。这也是他们不愿被“包”的原因。“他们包地,肯定是想赚我们的钱。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赚呢。”卜集乡夏庄的蒜农告诉记者。

流通环节则是被放到了火炉之上。虽然尚未收获但已经被抬高的大蒜价格使得经销商莫衷一是,因为这已经极大压缩了他们的利润空间。

杨经理告诉记者,现在经销商对大蒜以后的走势存在严重分歧,有的预测要涨,有的预测要高台跳水。

至于金乡大蒜今年将是何种格局,现在还是个谜。但可以肯定的是,各种力量还在博弈之中。或者说,不到最后“揭盅”,谁也不知道谜底。

这个“赌局”,还在继续。

“神话”背后

“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这是金乡人引以为豪的口号。

其实,所谓的“金乡大蒜”并不单指金乡县一地,而是相邻7个产蒜县的“统称”。

金乡县每年大蒜种植面积在60万亩左右,按照一亩一吨的平均产量,也只有60万吨左右,而每年在金乡交易的大蒜高达260万吨,占全国的四分之一,通过金乡出口的大蒜更占中国大蒜出口量的50%以上。

业内人士分析,正是这种某一品种的高度聚集给炒作制造了空间。

无论是上述村支部书记还是交易所人员,都称即使几个亿的资金也无法撬动整个市场,但这其中可能忽略了大户的“示范效应”。

卜集乡的徐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到今年的这个蒜季,之所以大蒜价格猛涨,除了供求关系之外,一些“大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家都看着大户呢。”

这种“示范效应”还在扩大。根据河南当地媒体的报道,11日,第六届中国大蒜节在河南杞县举行,现场共签约金额折合人民币11亿多元。而在去年,签约金额在9亿元左右,增量资金明显。

“在去年‘炒蒜’中尝到甜头的杞县本土和外来的大蒜经纪人加大了资金投入。”报道中分析。

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市场杨经理向记者“抱怨”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对大蒜那么关注,上至国家层面,下到普通民众,说到金乡大蒜价格的上涨,没有不知道的,而其他的有些农产品价格涨得不比大蒜少,却不被关注。“大蒜在被妖魔化。”

杨经理介绍说,辣椒从每市斤2元,涨到过 15元,大姜从几毛钱,也涨到过十几元,今年绿豆价格的上涨幅度也很大。

杨经理所说的大姜,山东莱芜市是重要产区,这里的大姜种植面积占到了全国的20%

(第一财经日报)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