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百余菇农团购遭掺假损失近千万 厂家两年前解散

2012-05-01 15:51:10

南方农村报讯:“我花了5万多做了4万多条菇棒,现在接在这些菇棒上的菌种全部死了!”5月9日,在广东省始兴县隘子镇五星村一个菇棚里,菇农许秋文面对自己已全部坏死的香菇菌种一脸茫然。

许秋文的遭遇不是个案。同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在隘子镇了解到,全镇140多户菇农的200多万条菇棒在接上香菇菌种后都长不出菌丝,损失近千万元。菇农直指,“悲剧的始作俑者是菇棒原料之一,标示由“山东巨野双杨面粉有限公司”(下简称“双杨”)生产的麦麸有问题。”该麦麸已经韶关市质量计量监督检测所检验,结果显示多项指标不合格。

九成菇农接种失败

今年1月10日,和往年一样,许秋文用购回的标示为“双杨”的麦麸制作了4万多条菇棒。1月19日,首批菇棒经灭菌冷却后,他在这些菇棒上接种了品种为“庆科20号”的香菇菌种,随后放进菇棚培育。

“到2月初,我发现菌种没有一丝生长迹象。”许秋文说,正常情况下,菌种接到菇棒上7-10天后就会长出菌丝。“我开始还以为是温度太低,导致菌种生长较慢,所以没有特别在意。”但随后,他发现接种的几批菌种过了半个月、有的甚至1个月仍不见菌丝生长。仔细查看后发现,菌种大都死去,不少菇棒里已长出杂菌。

而许秋文并非唯一受害者,整个隘子镇90%以上的菇农、200多万条菇棒都出现类似情况。至2月25日,全镇菇农不得不全面停止继续接种菌种。

香菇是隘子镇一大特色产业,培育历史已有20多年,涉及菇农150多户,每年约有400万菇棒用于培养香菇。对这些菇农来说,全家的收入基本全靠香菇培育。“我有两个小孩读高中,每年学杂费就要1万元多,按照往年做2万多条菇棒一般能赚2-3万元,可出现这样的问题,今年生活都成问题!”隘子镇沙桥村菇农官国生无奈地说,香菇种植程序复杂,光菌种准备就需要两个月,而且香菇喜欢温度偏低的气温,如今已进入5月,想补种已不可能。

据当地菇农介绍,制作一条菇棒的成本是1.2-1.3元,按照这几年的行情,每条菇棒的毛收入约3-4元,全镇200多万条菇棒因劣质麦麸所蒙受的损失近千万元。

麦麸经检测不合格

5月9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在隘子镇五一村受害菇农官德旺的菇棚里看到,整个菇棚约4万多条菇棒,一边的2万多条全都黑乎乎,而且不少菇棒里还长出了青霉菌等杂菌,捏起来软绵绵;而另一边菇棒上接种的菌种生长完好,菇棒雪白,捏起来非常硬。

据菇农介绍,制作好的菇棒经灭菌后都是黑乎乎、软绵绵的,但接上菌种后,菌种朝菇棒里长出白色的菌丝,随着菌丝生长量增多,菇棒逐渐变白,变硬。“正常情况下,接种一个半月后,整个菇棒会全部变白,而且捏起来很硬。”隘子镇石井村菇农张家明说,如果菌种未生长,菇棒仍会黑乎乎、软绵绵,里面还会长出杂菌。

广东微生物研究所杨小兵副研究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香菇培养不是件容易事,影响香菇生长的因素很多,气候、菌种、培养技术、培养基养分等因素都可能导致培育失败。

“肯定是制作菇棒的麦麸出了问题!”官德旺十分肯定地说,他培养的这些香菇,从制作菇棒、灭菌、菌种培育、接种到培养环境,几乎全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制作菇棒的麦麸不同。菌种不生长的菇棒,使用的都是标示为“双杨”的麦麸;而另一半菌种生长正常的菇棒,使用的则是另一品牌麦麸。记者在隘子镇了解到,不只官德旺有这个发现,许多使用了两种以上麦麸制作菇棒的菇农都反映了同样的情况。

3月3日,菇农把该批标示为“双杨”的麦麸送至韶关市质量计量监督检测所检验,结果显示:灰分含量为20.8%(标准要求≤6.0%),粗纤维含量15.4%(标准要求<11.0%),粗蛋白含量为9.1%(标准要求为≥11.0%),二氧化硅含量为5.1%。

生产厂家玩失踪

据了解,标示为“双杨”的麦麸在当地是第一次使用,由同样也是菇农的隘子镇湖湾村村民谢文贵从江西赣州经销商全林淼处购置。

谢文贵说,去年底,他在一本专业杂志上看到全林淼销售麦麸的广告信息,1月初他去江西联系了全,并带回了几包样品给菇农看。“用肉眼我们没看出产品有问题,而谢文贵还告诉当地菇农,团购可以便宜4元/包。为节省成本,许多菇农答应团体购买。”隘子镇联丰村菇农谢章优说,1月7日-21日,以每包 72元的价格,全林淼先后从江西发了8车共9000多包麦麸给全镇菇农。

发现问题后,菇农们找到谢文贵。但无论谢文贵还是全林淼,均找不到厂家。按照麦麸包装袋留下的厂家电话号码打过去,对方告知:这里不是“山东巨野双杨面粉有限公司”,而是蔬菜批发市场。5月9日,南方农村报记者致电山东巨野县农业局,获悉该厂两年前已经解散。

始兴县政府成立专案组于3月4-5日来到隘子镇展开调查,认定“双杨”麦麸不合格导致香菇培育失败,并赴江西抓获了全林淼,按全林淼提供的线索,调查组赶赴山东未找到厂家。目前,谢文贵和全林淼已各自把每包3元、5元的销售利润返还给菇农,但菇农损失赔偿及剩下3000多包麦麸退回问题仍未解决。

本报将进一步关注案情进展。(来源:南方农村报)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