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揭地沟油江湖黑幕

2012-05-01 15:51:04

揭地沟油江湖黑幕

金艳/CFP

揭地沟油江湖黑幕

青海洁神环境能源产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对比“地沟油”(左)和由餐厨垃圾处理而成的生物柴油。

新华社记者张宏祥摄

“中国人一年吃掉300万吨地沟油”,这一说法再次拨动了公众的神经,引起极大愤慨。一口大铁锅,一把大勺子,几个脏油桶,昼伏夜出的“油耗子”竟能躲过城管、公安、工商、食品药品监管等部门围堵,堂而皇之地将地沟油摆上餐桌,人们愤慨之余不免心生疑虑———地沟油为何屡禁不绝?

□记者王雁霖 王大千 西宁报道

地沟油产业链“江湖水深”

加工者把白花花的泔水一勺一勺舀入热锅中,泔水逐渐解析出大量颜色浑浊、漂着白沫的油,把油捞出盛入油桶,地沟油便完成了从“泔水”到“食用油”的“华丽转身”。

地沟油从餐桌来,又回流入餐桌,被笑侃为“循环经济”,而这背后,是一条巨大的黑色产业链。一位餐厨垃圾处理行业的业内人士吴先生(化名)给记者透露了地沟油“行业”鲜为人知的黑幕。

“地沟油”中含有黄曲霉素、苯等有毒物质,经过不法途径回到人们的餐桌,供人食用会造成慢性疾病甚至癌症,对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极大的危害。

有“毒性堪比砒霜”说法的地沟油,其收取和加工工艺却非常简单,火锅红油、油炸食品的剩油、烤鸭店、快餐店,甚至餐馆的排风扇滴油和刷锅水都可以拿来制作地沟油,地沟油的粗加工过程只需要一个人、一口锅、一把勺和泔水、油桶即可。

吴先生说,一吨地沟油的成本大概在2000元,如按规定可作为化学原料出售即卖到每吨 3000元,但如违法加工成色拉油、火锅油等,每吨可卖到1万至2万元。

另一位曾经在西宁市从事过地沟油收运、加工成食用油出售的男子向记者透露,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时,先与餐馆后厨建立联系,给点烟或者现金,便可定期把油汤收走;最初“同行”大多采用自行车、电瓶车这种较灵活的运输工具收油,后来为躲避检查,有的将蹦蹦三轮车换成全封闭式,有的则伪装成酸奶、酒水促销车。

在成都锦江区经营火锅店的于姓老板说,他的火锅店每月用油2000到2500斤,有一半火锅剩油卖给了“油耗子”,他们每月向店里交纳600元钱,便可包揽该店所有火锅剩油。

吴先生说,更有甚者,借一些地区招商引资的名义取得立项报告开办化工厂,披着合法的外衣进行 “地沟油”到“食用油”的加工。

由于地沟油非法加工者长期“笑傲江湖”,打击了从事地沟油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的“正规军”。2008年,青海创办了一家餐厨垃圾综合处理公司,创业者梁立宽感慨当时“江湖水深”,他说“由于公司抢了‘油耗子’们的生意,于是接到不少恐吓电话。”

珠三角“潲水油大王”张武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被“油耗子”抢生意,其价格不菲的专业处理设备长期“断炊”,张武炎便采取涉黑手段对付“油耗子”,被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近日在江门市获刑15年。

“七八个部门管不好一沟油”

业内人士说,“权限交错,各管一摊”的现状是无法掩饰的城市管理尴尬。地沟油变身食用油的过程中,泔水收集阶段应该归城管部门查处,将泔水拉回去提炼加工阶段又该归工商部门查处,加工成地沟油之后,就应该归食品安全部门查处。

地沟油黑幕一经报道,民众对食品安全案例频发的愤怒久久不能平息。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紧急下发“严防地沟油流入餐饮服务环节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迅速开展检查,对情节严重的要吊销餐饮服务许可证。

日前,武汉市食安办宣布在全市范围内,对餐饮服务单位采购和使用食用油脂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并接受市民对“地沟油”问题举报,随后决定每日向社会公布“地沟油”举报落实情况;海口市表示重拳出击“地沟油”,规定再生油脂去向要报告;重庆、成都、湖南也针对川菜馆和湘菜馆使用地沟油较多的情况进行了集中整治。

在微博和各大论坛,不少网民也主动揭发黑店名单,不少知名饭店、火锅店使用地沟油的事实暴露无遗。

业内人士指出,在乱象丛生的地沟油市场背后,暴露的是缺乏法律法规有效制约、欠缺行业标准、监督管理无力的积弊,如不从根源解决,担忧将再次成为现实。

有些城市,质检、疾控、公安等部门都在地沟油的收运加工出售环节中承担部分管理责任,但管理权限分散,不能形成合力,造成“七八个部门管不好一沟油”的尴尬,让地沟油有了生存的空间。

同时,地沟油遭遇“界定难”,也让很多不法使用地沟油的餐饮企业逍遥法外。山东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食品化工监测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没有国家标准,即使鉴定出油有问题,也无法界定油就是地沟油,给处罚带来了难度。有专家也曾对媒体称,从专业角度讲,目前还没有一种方法能检测出所有的地沟油,勾兑油的检测难度更像“哥德巴赫猜想”。

据《大庆晚报》报道,黑龙江省大庆市一家地沟油黑加工点老板曾对记者公开表示“要是一个部门来查,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要罚钱,我们没有。没收东西,就这破玩意,不值多少钱,没收了以后再买,可以继续干。实在不行就再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接着干。” 老板嚣张气焰的背后,显示出了地沟油管理处罚力度的软弱。

“黑色产业链”可转变为“阳光产业链”

“地沟油可以成为高清洁的生物柴油,利润在每吨1500至2000元之间;5000万吨餐厨垃圾相当于1250万吨优质饲料,每吨可卖到4000至5000元,并可节约大量粮食和饲料。”梁立宽说。

想象一下这样的情景:农民驾驶手扶拖拉机在田里劳作,而手扶拖拉机排出的尾气不再有呛鼻的柴油味……这一切并非幻想,青海省洁神环境能源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吴海亮说“青海省农村很多手扶拖拉机,烧的就是我们公司利用餐厨垃圾生产的这种生物柴油。”

我国餐桌浪费惊人,在2009年12月27日举行的全国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现场交流暨研讨会上,来自清华大学环境系固体废物污染控制及资源化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表明,保守估计我国城市餐厨垃圾的年产生量不低于6000万吨。

“其实,如果将餐厨垃圾进入工业化处理,将大有文章可做。关键问题是,政府能否从源头阻断地沟油进入食物链。”梁立宽说,餐厨垃圾处理行业将产生一连串衍生产业,其成套处理设备制造也将带动地方制造业的发展。

然而,餐厨垃圾处理行业面临着相关政策法规及管理办法不健全、收集难、处理系统不健全,配套设施不规范、产品出路无法保障等困难,使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以前,上海、杭州、郑州等地曾经搞过餐厨垃圾处理项目,但都以失败告终。国内尚没有成功范例,无形中增加了我们的压力。作为一家民营股份制企业,将4000多万元投资在这样一个工艺不成熟,市场前景不乐观,政策不明朗的产业上,的确需要勇气。”梁立宽说。

没想到,梁立宽的这一项目却一次性建设运营成功,经过一年多的运营,项目得到国家有关部委的高度评价,并有了“西宁模式”这一说法。总结这一模式时,梁立宽说“如果没有政府帮忙,我们无法支撑运营。”

这并非溢美之辞。单从资金角度看,此项目先后得到国家发改委1690万元的专项资助资金,是国家发改委首次为餐厨垃圾处理项目下拨款项;青海省与西宁市政府也为这个项目配套了500万元的补贴资金,西宁市政府还按每吨200元的标准提供收运处置补贴,使得收运餐厨垃圾不再伸手向餐馆要钱,餐饮企业自然配合。

同时,西宁市政府还先后制定政府令、管理办法和出台地方性法规等,严格要求全市3300余家餐饮企业签订餐厨垃圾收运处置责任书及合同,这在全国还是首例。有了政府政策,又有了支持资金,项目一下子就“活”了。

“但这一行业面临的共性困难便是市场推广有难度,因为没有国内立法支持”,青海洁神环境能源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瑜说,在其他一些国家,立法规定在石化柴油中必须添加生物柴油以减少废气排放。

而目前,虽然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达到0号柴油标准,但国内没有相应的产业政策,生物柴油不能进入加油站等主流系统,只能卖给开矿山或是搞运输的散户,出路狭窄。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曾经是武汉最大的以餐厨废油为原料加工生物柴油的企业———艾瑞生物柴油有限公司也已停止建厂,原因是国家未制定关于生物柴油的市场准入规范,产品一直没有销路。

“从项目性质看,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应是公益性质,应该由政府主导,企业跟进。但目前,企业处于尴尬的境地———这一行业没有行业标准,没有产业政策,产品没有国家标准,处理工艺也五花八门……”梁立宽说,如果这些问题得以解决,我国将一条地沟油的“地下黑色产业链”打造成经济效益明显、社会效益巨大的“阳光产业链”,将指日可待。 (本文来源:经济参考报 )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