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地沟油是这样“炼”成的 黑加工点一天赚数千元

2012-5-1

加工现场脏乱不堪

整桶地沟油被装上车

都在一个大锅里加工

装车的桶很脏

大庆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黎明前或夜幕降临后,开着小型货车、机动三轮车等,沿大街小巷逐一掀开各家饭店门前的马葫芦盖。他们用特制的勺子,一勺一勺将马葫芦里的浮油装进塑料桶中,然后再倒入车上的大桶里。这些从马葫芦中淘出来的浮油被称为地沟油。

地沟油被拉回加工点,通过添加化学原料、添水、加热等工序后,再将浮油盛出装到铁桶里,并以每桶600元左右的价格售出。记者经多日暗访,摸清了十几家地沟油的加工点。

■星罗棋布 黑作坊十几家

其实,很多人都曾看到过满是油渍的小型货车和机动三轮车,拉着沾满油渍的铁桶在市区内行驶。市民以为这些车是拉泔水的,泔水最终用来喂猪。然而事实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它们中大多都是在拉地沟油。

这些车的车主淘地沟油时随意性很强,很难摸清楚他们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哪个饭店的门前。为了找到他们的“老窝”,记者经过14天的暗访,在让胡路区、萨尔图区、龙凤区均发现地沟油的黑加工点。

在让胡路区油田乐园附近路上,记者跟踪一辆淘油车,该车一直开到宏伟村六队,并将车上的地沟油卸到火车道附近一个民宅里。附近居民说,该队还有一处地沟油黑加工点。据了解,在该村五队有数个地沟油加工点。

在让胡路区解放村一油井附近,记者也找到一家黑加工点,该加工点正在炼油。记者在该加工点的仓库内,发现了数十桶炼制好的油脂。

萨尔图区三建沙石料场附近,有两处黑加工点。其中一家大门紧闭,院内有淘油车和炼油的锅具。另一家黑加工点设在水泡边,有两辆淘油车,几十只铁桶,两口炼油的大锅,几桶已经炼制好的油脂就摆在门口。据了解,这是一个数家合用的黑加工点。

在龙凤区向阳村,记者跟踪一辆淘油车进入一个胡同内,该黑点的两只炼油锅具就放在大门前,炼油产生的垃圾直接排放到旁边的水沟内,其中一口大锅内,还有一些等待炼制的地沟油。在该村,记者还发现一民宅内有淘油的机动三轮车。

这些黑加工点都位于城乡接合部,位置偏僻,很难被人发现。每个黑加工点都有自己的所辖区域,他们与饭店签了协议,拥有该饭店地沟油的“采捞权”。

■深夜加工 气味令人作呕

这十几家黑地沟油加工点中,最大的是地窨子附近一姓马男子的加工点。附近居民透露,这家黑加工点原来位于机场路,后来因为污染环境、臭气熏天,被附近居民举报,遭到相关部门查处,一年之前才搬到老养鸡场院内。

3月18日11时,记者找到这家黑加工点。隔着门缝看到,里面靠墙搭了一个棚子,棚子下面有一个用于“炼油”的锅具,在外面一个水泥池内还盛着一些比较清澈的油。知情人士称,这样的油售价要略高一些。棚子外面是被排放的污水,气味令人作呕。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里白天看不到人,他们怕被举报,都是晚上才干活,晚上灯火通明。”

3月24日23时,记者再次来到该黑加工点,正巧一辆满载地沟油的货车驶进院内,两男子将地沟油桶卸下倒入炼油的锅内,一名老汉负责烧火、撇油。加工点的仓库里有几十个大桶摞在一起,附近一居民称,不久前有上百铁桶的油被一辆蓝色卡车拉走,每隔一个月左右,都会来拉货。知情人士称,这些加工后的地沟油被销往河北、山东等地。

■牟取暴利 每天能赚数千元

据了解,每桶经过简单加工的地沟油售价在600元以上,地窨子老养鸡场院内的加工点,每天都能回收五六桶,每天收益达数千元。这些黑加工点和那些饭店有什么关系?

3月21日20时,记者蹲守了11个小时之后,在高新区海鲜码头附近,等到了来自地窨子黑加工点的淘油车,这是一辆白色小型货车,它从大庆石油学院方向驶来,揭开各家饭店后厨外面的马葫芦盖淘油。

车上两男子在巴山蜀水饭店前简单地淘了几下后,便将车停在海鲜码头后厨旁边,他们用钥匙打开马葫芦后,用一个带着长柄的勺子捞地沟油,倒进一只白色塑料桶内,桶满后再将这些油倒入车上的大桶中。记者注意到,仅在海鲜码头一处,他们就淘到了5小桶地沟油。

此前,记者曾到海鲜码头表示要收地沟油,工作人员询问领导后对记者说,他们的地沟油已经和别人签了合同,是拿钱买的,如果记者要买,要到5月份合同到期以后再定。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根据相关规定,饭店需要安装油水分离器,将泔水的油脂分离出来,避免造成水污染。废弃油脂只能销售给有资质的废弃油脂加工单位,回收单位需要记录废弃油脂加工的数量、流向,并向有关部门汇报,以达到监控垃圾油用途的目的。

然而记者走访了海鲜饺子等多家饭店及从事熟食制作的哈八珍食品厂,他们均表示:已有人收地沟油,甚至有的饭店还称,他们已经和购买方签了合同。记者逐一蹲点跟踪这些淘取地沟油的人,发现这些人收油后都送到黑加工点,不仅没有资质,更没有任何许可证。

■老板自吹 我们不怕有人查

3月26日,记者来到位于三建沙石料场附近的一家地沟油黑加工点,当记者表示要采购他们的油时,一男子试探性地问:“你们买来干什么?现在全国严打,我们得问问,要是你们去炼食用油,别把我们牵进去……”

然而记者随后发现,其实他们只关注油能卖到什么价,根本不管记者拿去干什么用。当记者表示要深入了解地沟油的行情时,该男子神秘地说:“萨区昨天开会了,要严查地沟油。这不,现在我们的车都停了,同时联系人把我家的油拉走(卖给别人)。”

这家的老板说,他们也担心,毕竟是干违法的事,随时都可能有人来查。“不过,要是一个部门来查,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要罚钱,我们没有。没收东西,就这破玩意儿,不值多少钱,没收了以后再买,可以继续干。实在不行就再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接着干。”该老板说,以前他们熬油时向锅内加双氧水,但后来因为双氧水的价格过高,把双氧水换成硫酸了。

■黑点猖獗 正规企业没原料

采访中,记者认识了家住让胡路的李先生。数年前李先生曾在北京淘地沟油,和大庆现在的黑加工点一样,经过简单加工后,将油脂出售获利。后来,北京对饭店进行了规范管理,一批有资质的收地沟油企业陆续出现,饭店不再把地沟油出售给无资质的收油者,李先生只好退出北京,试图在大庆建立一家正规的回收企业。

回到大庆后,李先生发现,目前大庆市场上,仅有一家南方人成立的回收企业办理了正规手续,但成立以来却一直未开业,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原料”,处于“无米下锅”的尴尬境地,李先生顿时心灰意冷。

记者了解到,正规的餐厨垃圾处理方法,是通过分拣、油水分离、粉碎、生物发酵等工序,在终端环节产出饲料配料和生物柴油的原料,达到餐厨垃圾循环回收再利用的目的。

李先生说,地沟油提炼成食用油的技术已非常成熟,网络上就有人公开叫卖,不排除这些黑点有将油脂转移后进一步加工成食用油的可能。

李先生期待,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政策,让有资质的企业进入市场,保证餐厨垃圾合理地回收利用。

■道德失守 如何规范餐饮业

在哈八珍食品厂采访中,负责卖废油的老汉告诉记者,他们油炸食品使用过的废油都被人以每斤1.6元的价格收走了,老人还告诉记者,收油的人曾经偷偷告诉过他,他们回去加工成桶装的色拉油。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黑加工点提炼出来的比较好的油卖价就高,很多都是被提炼成了食用油,只有一少部分品质不好的油脂才卖给化工厂做原料。

从事餐饮行业的张先生说,南方一些城市为整顿地沟油,出台了很多措施,效果好的基本上是从饭店入手。因为饭店是源头,只要控制饭店不随意出售餐厨垃圾,问题自然解决。

张先生说,地沟油黑加工点是打不绝的,他们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对于一个大饭店来讲,根本不在乎卖地沟油的钱。只要规范他们对餐厨垃圾的处理,让他们和正规回收企业对接,地沟油黑加工点就会消失的。

■文并图/《大庆晚报》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