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西湖边“最贵”餐厅歇业 遭遇惨痛滑铁卢

2012-05-01 16:18:23

京“天地一家”餐厅脱胎于明清皇家内务府宫库区,是少数有资格开到故宫里的顶级餐厅。有的媒体用“非富即贵”来形容“天地一家”的客人,除了富商和官员,驻华使馆的官员们也喜欢把国家元首带到这里来。去年,西班牙的国王夫妇和王储夫妇就在北京“天地一家”的大堂散座里,和其他客人混坐在一起用餐。

2006年,这家餐厅开到杭州,选中了西湖边的风水宝地,在湖滨名品街与爱马仕、阿玛尼这样的世界顶级品牌并排而立。为了开这家店,意大利某知名设计师在杭州花了6个月取材,装修设计费用以千万元计,镇店之宝是《西湖行宫图》,普通散客消费人均500至1000元,堪称杭州最贵……这些都让“天地一家”在业内成为传奇。

可是“天地一家”想要吸引的杭州高端商务消费人群却没有为此埋单,“天地一家”这个本城“最贵”显然做得太低调了,以至于它默默停业以后很多人都没有察觉。

“餐厅从开业后一直在亏损,暂时停业可能是要重新调整定位。”近日,餐厅的电话还有人接听并做了这样的解释。目前,餐厅的员工团队已经基本被解散,只留下了值班的工作人员,在西湖边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让物业空置着,在不少人看来简直是“烧钱”,几家本土餐厅则表示曾与“天地一家”接洽过,不过因为成本太高而“不敢接盘”。

杭州客人嫌没有龙井虾仁

“目前,西湖店的整改方案已经基本敲定。”“天地一家”的投资人、天地集团负责人任小勇这样表示。而至于整改的方向,他只透露说会是“性价比更高,更符合杭州人的口味”。

在得出这两点结论之前,“天地一家”在杭州交的学费是昂贵的。根据业内人士估算,这家餐厅每月营业额达到100万元以上才能保本,但是在开业后,这家店就一直在亏损,只做了一些零星的散客生意,高端商务宴请没能做起来。“整个一楼大厅只有我们一桌客人,一招手就能惊动好几个服务员。”这是一位消费者去年在“天地一家”用餐时看到的情景。

“装修大气,去过一次服务员就能认出你来,鲍鱼鱼翅做得非常牢靠,三楼到客厅、书房的VIP包厢能看得到整个西湖,这个地方确实很不错。”杭州不少餐饮经营者都对“天地一家”给出褒奖,比如“外婆家”的老板吴国平、“玉玲珑”的老板杨小君甚至都是“天地一家”的常客。可是,在大众点评网上,一位消费者却嫌弃“天地一家”的菜,说“醋鱼做得有土腥气,甚至没有龙井虾仁”,更多人埋怨它“分量太少”、“燕窝蛋挞做得太小了”,却没人能注意到,这家餐厅的西湖醋鱼是用鳜鱼做的。

杭州成了餐饮大牌的“滑铁卢”

对“天地一家”在杭州的遭遇,“张生记”总经理干卫东说,在上海和北京有大批的企业高管、外籍人士给“天地一家”这样的餐厅提供稳定的客源,年薪三五十万的高收入白领人群也非常庞大,他们需要这样真正内敛奢华的餐厅,而杭州还没有这样的人群。

“要花钱请客,在新花中城也能点鲍鱼鱼翅,起码被请的人还知道新花中城是家大店,而"天地一家"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说。芝华士在杭州的酒吧里创造了亚洲销售纪录,但是对着“天地一家”繁复的红酒单,很多人甚至还不会“点酒”。

就像天地集团负责人任小勇所提到的那样,“性价比”和“本地口味”是杭州餐饮市场让不少餐饮大牌栽跟头的原因所在。全聚德的鸭子在杭州卖了18个月就关门大吉,在上海大受欢迎的“蔡家食谱”因为亏损而退出杭州。事实上,就连“天地一家”也曾经进行过调整,168元/位的火锅自助、甚至48元/位的闲情下午茶,都没能讨好杭州人。业内人士说,杭州人愿意花钱买名车、名表、名牌,但是在吃饭时,除了商务宴请,杭州人还是更接受一些装修环境不错、菜肴价格实在的综合性价比较高的地方。

“小肥羊”杭州店经理赵坤鸿说,2005年进驻杭州后,他发现杭州人对本土品牌的偏好非常“顽强”,比如小肥羊的火锅最核心的特色是“不蘸小料”,但是杭州客人们却坚持要点个“川崎”,“这种吃法是把我们的特色直接抹杀了”。不过,从去年开始,“小肥羊”在杭州的生意开始进入稳定和上升期,赵坤鸿相信,杭州人在吃上面会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包容性”。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