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海味干货市场门庭冷落生意淡 鱼翅价跌七八成

2013-12-31 11:02:45

导语:年关将至,一德路中部海味干货市场说好的热闹却没来,不见往日的人车争道,听不到曾经响彻半条街的手推车夫号,甚至连浓郁的海鲜味也淡了。

■记者近日采访发现,通常下午5点不到,一德路不少店铺已经关门。

■生意冷清,一德路一家干货店老板闲得无聊在逗猫。

煎守一德路

●困局

鱼翅销量骤减八成,鲍鱼燕窝成交量锐减过半,价格普降五成

12月的一德路,悲喜两重天。

圣诞,一德路东西两端的玩具、精品市场如期繁华,节日气息浓郁,行人摩肩接踵。年关将至,一德路中部海味干货市场说好的热闹却没来,不见往日的人车争道,听不到曾经响彻半条街的手推车夫号,甚至连浓郁的海鲜味也淡了。

价格普降约五成,顾客减了约八成,一德路海味干货老板们说,他们已经默默承受这双重打击近一年。

一个星期无一单生意,档主萌生去意

一德路著名的海味干货市场山海城,最近无论是周中还是周末都显得很冷清。

行走其间,有两大明显感觉:气味淡了,走路速度快了。这种感觉是与记者前两次走访对比而得,一次是今年1月份的糖干海参事件,另一次是去年9月份的假鱼翅风波。

喝茶、玩手机、打牌、煲电视剧,成了山海城二楼档主陈先生(化名)用来打发一天苦闷的常用方法。“都没人来,经常白等一天没生意,有的档口一个星期没一单生意,天天耗在那,都想转行了。”

“行情低迷很难挽回。”广州市海味干果行业商会荣誉主席王少波从业20余年,直言现状的艰难。他列出一组数据,2011年能卖出150斤鱼翅,2012年能卖100斤,今年最多才30斤。“这相当于销量减少了八成。”鱼翅价格从去年9月份,受浙江假鱼翅风波影响开始一直下跌,而带给他们的最大影响是销量的锐减。

除了鱼翅之外,鲍鱼、燕窝也是重灾区,销量均锐减过半。

面对即将到来的年关,王少波感到很悲观,“去年过年就不好,只是今年更不好,对商家而言也是最痛苦的。其实每年一德路海味生意最好的时候就是圣诞、元旦,你看现在的样子,哪里好?”

年前一个月生意本最旺,现在拍乌蝇

作为鲍参翅肚消费的主要集散地,一德路占据了全国五成左右的市场份额。而在历年来的销售额中,送礼和酒楼采购消费超过八成,消费者自己购买食用所占比例非常少。王少波感叹,政府严禁大吃大喝之后,酒楼吃饭、购买送礼的人少了,甚至还出现了酒楼退货的现象。这几乎是对一德路鲍参翅肚业的毁灭性打击。

“往年这个时候一德路车水马龙,门口的路堵得水泄不通。”广州市海味干果行业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伍惠汉看着窗外若有所思。他说,每年年前一个月是一德路的销售旺季,市场内人流量非常大,今年市场内则冷冷清清。

下午5时许,山海城大多数商家关门收铺了,而在距离他们不到两百米的玩具、精品市场,依旧水泄不通。

鱼翅基本上卖不出去,价格跌了七八成

“今年买海味干货是最抵的,便宜过吃牛羊肉。”面对惨淡的行情,曾经牛气的海味干货老板也放下了身段,如是推销。走过的陌生面孔,几乎无一例外被当作顾客,接受期盼的目光。

也许是为了维护一德路或者是海味干货的品位尊严,行走店铺间,所看到的价格牌并不会出现“跳楼价”、“大放血”之类的促销字样。但是细问之,却发现上面标的价格都是“假”的。往年每斤6000-7000元的高档海参,现在只要3000-4000元,便宜的已经降到1500元;往年7000-8000元一斤的燕窝,目前已降到了3000-4000元。标价1800元的鱼翅,可能600元就可以成交。

“海参、鲍鱼、鱼翅,基本上全部都降到了近5年来的最低价,降了超过五成。”作为行业大佬,一如既往淡定的伍惠汉语气中透着失望和无奈。他说,降价五成的说法只能算是概数,因为遭受重创的鱼翅已经基本上卖不出去,价格比往年降低了七到八成。

价格低,是否意味着买的人会多起来?山海城德锋海味行总经理张泽锋的答案是否定的,“这一行跟市场卖菜不同,它不是日常必需品,没几个人会来这里像买菜一样买海味干货的。”

以前都是抢着租,现在一层有几间空铺

在一德路的海味干货市场里,一楼商铺最为吃香,二楼稍次,地下再差一级,三楼以上则基本上是仓库了。张泽锋说,这是海味干货市场的特有现象,“不像百货,可以做到六七层,因为我们的客源相对单一。”

正因为这种特有现象,诸如海中宝、山海城这样的大型海味干货卖场的一楼和二楼店铺租金居高不下,但却供不应求,甚至“抢着租”。不过,记者采访发现,这些以往“抢着租”的店铺已经出现了空铺,山海城的二楼,至少有7家闭门歇业。“这是前所未有的。”张泽锋叹道。

关门大吉,对于海味干货老板来说意味着彻底离开这个行业,“因为传统海味干货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关闭门面,这会涉及整个经营链条的变动,简单来说就是三角账关系。”

在空铺现象的背后,张泽锋还透露了另外一种无奈的应对之法,那就是从一楼搬到二楼,再从二楼搬到地下,“这种做法其实就是证明档主还在硬撑,到了地下还撑不住,就等着改行了。”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