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夏粮收购遇冷 粮价上涨风险加大

2012-05-01 16:08:04

记者 张非非 娄辰 杨玉华 李钧德 济南、郑州、合肥报道

粮价难以平衡成本加剧农民惜售心理

我国今年克服冬春连旱的特大旱情,夏粮生产再获丰收,但夏粮收购进度偏慢。《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近期在小麦主产区山东、河南、安徽等地采访了解到,丰收之后尽管粮食收购价高于国家制定的最低收购价,但农民种粮所付成本较高,粮价仍不足以平衡成本,农民待价而沽,惜售心理强烈;与此同时,由于目前国家没有启动托市收购,粮食收储企业收粮积极性不高。

业内人士认为,粮食不能大量收购进入国有粮库,将使国家对粮食市场的调控能力受到影响,粮价进一步上涨的风险加大。

实际收购量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

经纪人周平说起今年收购,一个劲地摇头——“不好收,不好卖。”他说,去年他一天能收一车的小麦,但今年两天能收到一车就不错了。

淮北市是安徽小麦主产区,今年该市克服60年一遇的严重气象旱灾,小麦生产实现“八年丰”,全市小麦总产达110余万吨。但与往年不同的是,小麦丰收后的收购却“遇冷”。

淮北市粮食局的数据显示,目前淮北市小麦商品量是60%左右,也就是66万吨的商品麦。截至7月31日,包括中储粮、国有粮食企业和社会加工企业在内的各类主体共收购小麦31.5万吨,仅占小麦商品量不足50%。

淮北市濉溪县百善镇是当地有名的小麦主产区,也是粮食加工企业聚集区。往年收购季节来到这里,企业和小贩的收购招牌林立,不少加工企业门前排着长长的售粮车队。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再难觅得。在百善镇中心粮站,偌大的粮站空空荡荡,没有一辆卖粮车。百善镇中心粮站站长陈华告诉记者,由于托市没有启动,加上农民惜售,目前该粮站只收了2000吨的商品粮,“现在收购已经停了”。

在百善镇鲁王面粉有限公司,《经济参考报》记者碰到前来售粮的经纪人周平,说起今年收购他一个劲地摇头——“不好收,不好卖。”他说,去年他一天能收一车的小麦,但今年两天能收到一车就不错了。而且除了大的加工企业,很多企业也不怎么收粮了。鲁王公司负责人樊纯东告诉记者,往年该公司一天最高的收购量可达300多万斤,但今年最高收购量只有一半150多万斤。“这几天过了收购高峰,每天收购量只有30万斤-50万斤。开工率不足。”樊纯东说,现在很多加工企业都在观望,用一点加工一点,不再像去年那样,积极入市收购。

在河南省黄林高速内黄出站口南500米的一个个体粮食收购点,老板丁先生告诉记者,他从6月底开始挂牌收购小麦,截至目前,总共只收了30来万斤,还不及往年一个星期的收购量,他准备再收两天也不干了。因为国有粮库今年没开门(收购),面粉厂因为资金紧张,收购量也不大,往年收够几车马上就卖了,资金回笼快。今年托市收购没启动,农发行不放贷款,粮食收购所需资金量大,回收周期长,没有农发行的贷款支持,根本干不下去。

内黄县粮食局局长赵勇军介绍,作为传统农业大县,内黄县小麦年收购量一般在2亿斤左右,但今年截至7月底,各种收购主体加在一起,实际收购量也只有2000万公斤左右,只相当于往年的十分之一。他说,今年小麦收购市场之所以冷冷清清,主要因为国家没有启动托市收购,为了缓解农民卖粮难,粮食部门想了很多办法,除了多方联系为外地客商多收购贸易粮外,还利用粮食系统的仓储优势,帮助农民代储粮,各种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

今年河南夏粮总产量为626.3亿斤,比上年增产8.2亿斤。其中小麦总产量为624.6亿斤,比上年增产8.2亿斤,增长1.3%。全省夏粮和小麦连续9年创历史最高纪录。但是据河南省粮食局统计,截至7月31日,全省共收购2011年产新小麦181亿斤,仅占今年小麦产量的28%,比上年同期减少202亿斤。

“卖了嫌亏,不卖又恐损耗”

孙军华说:“各种费用加起来,今年小麦成本比去年要高100多元。虽然今年小麦价格比去年高几分钱,但老百姓的净收益却下降了。现在大家都希望小麦价格能达到1.1元以上,这样才能保证和去年的收益差不多。”

对于农民来说,今年夏粮丰收带来的并不都是喜悦,《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今年小麦种植成本增加,农民惜售心理严重,普遍存在“卖了嫌亏,不卖又怕损耗”的两难心理。

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农民刘勤会今年种植了15亩小麦,收获、晒干之后大约有1.6万斤小麦。他告诉记者,除掉1000斤留作口粮,其他都是商品粮。但目前价格不高,近期不会卖。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尽管今年小麦开秤价格比去年高出0.05元左右,但仍未达到农户的心理预期。刘勤会说,今年山东遭遇大旱,不少田地普遍多浇了一到两遍水,即使算上国家发放的每亩10元浇水补贴,成本仍然增加了不少。如果是用井水浇地,每亩种植成本要增加七八十元。即使用河水浇地,成本也要增加四五十元。如果算上浇水所花费的人工,所增加的成本还要高。

除了浇地成本增加外,农资成本也在增加。济南市济阳县孙耿镇农民孙军华说,刚收获的这茬小麦,肥料成本每亩增加了50元左右,农药增加10元左右,收割费增加10元左右。孙军华说:“各种费用加起来,今年小麦成本比去年要高100多元。虽然今年小麦价格比去年高几分钱,但净收益却下降了。现在大家都希望小麦价格能达到1.1元以上,这样才能保证和去年的收益差不多。”

菏泽市鄄城县农民李海亮家有7亩地,常年种植小麦和玉米等粮食作物,今年收获的8000多斤小麦,《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他用二十多个装满小麦的编织袋靠墙围成了一个半圆圈,圆圈内是散装小麦,为了防潮,他还用木板和塑料布在地上垫了两层。

李海亮对记者说,老百姓的储粮条件一般都很简陋,编织袋、麻袋、木柜、陶瓷罐、围席囤都能用来储粮,有的还直接堆放在房间的地上,常常因为潮湿会有一部分粮食霉变。他算账说,他家的8000多斤小麦,如果按5%的损耗率,按1.04元/斤的市场价格,光损耗一项将损失416元,“相当于半亩小麦呢”!

李海亮说:“现在的价格不算高,卖了的话心理肯定难受,但是不卖又可能损耗,最终也是吃亏。”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