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中国再陷奶源荒怪圈 奶源自给率缺口成迷

2013-12-12 09:37:46

导语:“2011年底我订三元鲜牛奶时,价格每瓶才1.9元,目前每瓶2.45元,前几天收奶费时得知,12月1日起价格还要再涨,涨到每瓶2.95元,这还是三元最便宜的一款牛奶,加钙的每瓶要3.05元,我都不想续订了。”家住北京朝阳的刘女士对记者抱怨道。

时代周报记者先后来到北京家乐福超市、沃尔玛超市、大和永辉超市,发现三元、伊利、蒙牛、光明等品牌的牛奶全线提价,200毫升简装百利包的牛奶基本都在2元以上,而且很多都缺货,价格较贵的乐利枕产品也十分紧俏,而特仑苏、金典等高端产品价格涨幅在5%到13%。

“今年以来,行业奶价持续上涨,奶量供应也有大幅下降,我公司收奶成本也整体上涨。为保持企业正常运行,公司除通过自身挖潜降低成本外,也对一部分产品的价格进行了适度的调整。”蒙牛公关部负责人危剑侠告诉记者。

新一轮奶源荒来袭

根据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全国生鲜乳价格已经连续13个月上涨,尤其是下半年涨势惊人,与8月1日相比,11月29日,塑袋装纯牛奶均价上涨9.3%,全国近九成省区市的塑袋装纯牛奶价格上涨,其中浙江、黑龙江、新疆价格涨幅居前,分别为30.4%、29.2%、21.4%。业内有分析认为,今年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奶源紧缺。

而记者询问多家乳制品企业,回复都是原奶紧缺、人工等成本高涨,涨价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乳品分析师陈连芳看来,此次奶源荒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首先,今年的奶源荒从两年前就埋下隐患,由于前几年原奶收购价格压得过低,很多散户陆续放弃养殖;去年又遇到奶牛乳腺炎、流行热等疫情严重,牧场及养殖户杀掉了大量奶牛,存栏量下降;加上今年夏天气候异常,曾有研究数据显示,4-20摄氏度是奶牛产奶量较高的温度,超过25摄氏度,产奶量出现明显下降,如果超过35摄氏度,产奶量甚至可能下降四成以上,因此到了今年下半年,这些因素叠加作用,导致原奶产量大幅下降,供给量偏低。

其次就是新西兰被禁止奶粉出口。国信证券报告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液态奶产量及国内生产奶粉所需原奶量合计约为4360万吨,原奶供给缺口达360万吨,这其中85%来自新西兰。另一方面,欧洲和美国的全脂奶粉本来产量就不多,而且有固定的市场,因此短时间很难补齐新西兰的缺口。

最后一个辅因也加剧了原奶紧张的局面,10月份前后全国牛肉平均价格已经达到59.64元/公斤,同比上涨28.9%,到了12月,牛肉批发价格都上涨至66元/公斤。牛肉价格上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养殖户催肥出栏,将奶牛当肉牛卖的积极性。

不过,在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王丁棉看来,十一前后的奶源荒受新西兰奶粉禁运的影响较大,但是目前这部分影响已经基本消除,加上原料上涨影响有限,因此王丁棉认为,此番乳企涨价,不乏乳企调整产品线、专注高利润产品的可能。

“我不认同笼统的奶源荒的说法,什么是奶源荒?如果按照供需来讲,目前我们国家人口基数大,但是人均乳制品消费量不足国际平均水平的1/3,供需缺口很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十年奶源荒的情况都将持续存在,但另一方面乳企都在推高价奶,这部分产品可能超过市场需求,相对来讲又不存在奶源荒的问题。”陈连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涨价谁获利

“尽管三元鲜牛奶两年内提了4次价,但我们也只是维持成本,这部分根本赚不到什么钱。”三元乳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国虽然也是产奶大国,但是中国原奶收购价格已经是全球第三高了。”王丁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三季度奶类生产价格指数环比增长3.1个百分点。目前国内平均原奶收购价已经超过每公斤4元,至于牧场奶源价格就更贵,每公斤高达5元多,即使是传统的产奶大省都出现了奶源紧张的局面,原奶收购价格始终在高位运行。

作为对比,根据DG Agri的统计,2013年7月份欧盟原料奶收购加权平均价约为人民币2.92元/公斤,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波兰这前五位欧盟奶业大国7月份的平均价格约合人民币3元/公斤。欧盟主要乳制品企业8月份的原奶平均收购价格为折合人民币3.16元/公斤。

伊利2013年三季报也显示:第三季度公司毛利率为26.2%,同比下降3.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在于奶源的短缺以及原奶价格的继续上涨。

考虑奶源继续短缺、原奶成本继续上涨、公司提价有滞后效应,申银万国下调了伊利的盈利预测,预计2013-2015年EPS分别为1.488元、1.778元和2.370元,较此前预测值下调5.9%、8.6%、9.7%,并认为公司有暂时性压力。

三元股份预计,1-9月累计净利润可能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或亏损。对于原因,三元股份表示,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因素,生产成本同比增加,对公司经营利润有较大影响。

不只是伊利、三元,根据统计局数据,7月、8月单月规模以上乳制品企业毛利率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2.0%、6.3%,利润总额率分别下降0.8%、1.9%。

“原奶价格的上涨确实迫使企业做出两个选择,一方面调整产品线,生产利润较高的酸奶和高端液态奶产品,一方面就是给低端产品提价。”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指出。

不过,该人士亦表示,原奶价格上涨只是一个方面,很多乳企在营销、广告等成本方面的支出居高不下,也是乳企趁机提价的原因之一。

奶源之困

如果乳制品企业不是涨价最大的获益人,那么是奶农吗?

按理说,中国这样高的收购价格,奶农应该赚得钵满盆溢,养牛积极性大为高涨,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乳制品企业不从我这收奶,都要交给奶站,价格低得很,我原来养了30多头牛,现在就剩一半了。”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一位养殖户周成林(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王丁棉告诉记者,2008年时全国有奶农260多万户,2011年,奶农户数为230万户,2012年这一数字减少至200万户,据王丁棉预计,今年奶农户数会进一步减少。

根据中国奶业协会的统计,2012年全国奶牛存栏预计为1440万头,牛奶产量3744万吨,同比增长仅2.3%。而同期,乳制品进口114.6万吨,同比增长26.4%。需求连年增长,供应却始终跟不上,缺口只能通过进口解决。

周成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购买一头普通的奶牛价格就要将近十万,奶牛的饲料和人工成本也一直在上涨,盈亏成本在每公斤奶3.2元左右,但是前两年收购价还不到3元,很多养殖户都不干了,从去年起情况好点,收购价格略涨,但是养一头牛一年也就挣1500元钱,还要承担巨大的养殖风险,由于利润太低,买不起苜蓿、青储玉米这样的好饲料,因此奶牛的单产更低,脂肪、蛋白含量等指标有时也达不到要求,被奶站拒收,只能白白扔掉,进而陷入恶性循环。

资深乳业专家冯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我国平均每头奶牛每年产奶约5吨,散户的年产更低一些,而世界奶牛养殖发达国家平均达到9-10吨。

一面是乳业毛利率下降,一面是奶农奶贱杀牛,那中间的利润到哪里去了呢?有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奶站等中间环节分走了整个乳业链条中很大部分利润,一方面利用各种手段压低收奶价格,另一方面又能够高价卖给乳企。

“据我所知,不少奶站的老板都是当地乳品加工厂负责人的亲戚,或是有什么关系,他们不仅两头赚钱,更有甚者,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不达标的原奶,再以正常价格处理掉。”前述人士表示。

质量隐忧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正是随着中国乳制品行业的飞速发展,而2007年又遭遇全球奶源紧缺危机,大企业为了产量四处争抢奶源,最终导致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的发生。

不过,此次奶源荒和2007年时的情况略有不同,当时奶源主要供应基地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已持续三年遭遇大旱,在欧盟方面,由于农业补贴减少,也造成奶牛减产,因此奶源荒席卷全球,国际原奶价格飙升,美国部分地区甚至出现“牛奶比油贵”的现象。

虽然前一段新西兰受旱灾影响,奶粉、奶酪等品种价格全部上涨,但是这次奶源荒并未在全球范围发生,国际市场上大包粉的价格稳定在每吨3万元左右的正常价位,情况好于2007年。

但奶源紧缺是不争的事实, “据我所知,使用复原乳加工生产液态奶的事情最近越来越多,奶站的奶被各大乳企争抢,因此应该加强奶源的监管,防止以次充好,甚至添加一些非法物质的事情发生。”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奶源荒也逼迫乳企生产自救,9月9日,伊利股份宣布出资3.1亿元参股辉山乳业,并通过与辉山乳业的长期供奶合同,稳定东北地区原料奶供应,此前伊利已经宣布同美国第一大乳企DFA展开合作

今年初,广东乳业品牌雅士利也宣布斥资11亿元在新西兰投建新工厂,预计在2014年下半年落成投产,年产能约为5.2万吨,主要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成品及半成品。另外,合生元、圣元国际等上市乳企也纷纷出海,针对奶源跑马圈地。

事实上,2008年至2012年,中央财政投入巨资支持改造完善了3000多个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和小区,改良奶牛5200万头,支持以婴幼儿配方乳粉为重点的60多个乳制品项目生产条件改善和检验检测能力建设。从2012年开始,中央财政每年还安排专项资金,用于乳制品和婴幼儿配方乳粉的风险监测和风险排查。

但是,这些都没有解决奶源荒的问题,“毕竟,100头牛以上的规模化牧场,占全国原奶产量的37%到38%,千头以上的大牧场奶,只占到将近10%,大部分奶源还是要依靠散户提供,但是现在国家没有补贴,散户的利益得不到保障。”陈连芳表示。

尽管由散户升级为规模化牧场的步伐正在加快,但是目前我国现代奶业的基础格局还没能形成,乳企自建奶源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在中小奶农退出和规模化养殖的衔接之间,还有许多事情要考验政府智慧。

另外,“和新西兰等国家相比,我们的牧场在良种、饲草等方面还有很大不足,比如苜蓿是奶牛最好的饲料,每天饲喂3公斤苜蓿,每年能多产1吨奶,而且蛋白含量也高,但是苜蓿目前主要依靠进口,商品苜蓿草供应缺口达80万吨,青储玉米的种植也远远不能满足奶业发展的需要。”冯启表示。

陈连芳认为,要想真正解决奶源荒的问题,至少有三个问题需要注意,而奶源荒的根本原因,是奶农始终处在利益链最薄弱的环节,这是长期以来养殖源头利润问题没有解决的效果累积,因此要理顺奶农、奶站等中间环节以及生产企业的利益关系;

其次,国家需要重新思考万头牧场的问题,大力发展合作社、规模化家庭农场或许更适合中国的国情,因此国家在在规模化养殖方面要给与支持,做好小奶农退出和规模化养殖的衔接工作。

最后,要从中国乳业整个产业链条着眼发展,才能真正解决奶源荒的问题。

原文地址:http://money.163.com/13/1212/03/9FS7NF9K002526O3.html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