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资讯

资讯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长沙炼油窝点制售20吨黑心油 主要流向学校(图)

2012-5-1

黑心猪油交易量

账本摘录

4月27日,五一新村一出租房的另一角,摆放着用来压榨油的设备和原料。图/记者秦楼

四大帐本复印件记录黑心猪油流向。图/实习记者韩敬宇

红网4月28日报道 从农贸市场收购废弃的猪肺、猪皮、猪肠及猪的下脚料等,经过火炼过滤成“猪油”,然后再销售到市场上,这是长沙一处炼油窝点制造销售“黑心猪油”的主要方式。

4 月初,夏站长接到了读者举报后,对一涉嫌非法炼油窝点进行了长达半月的调查,通过四次暗访窝点,两次跟踪送货路线,记者确认该窝点非法制售问题猪油,于是将调查情况反映给了长沙市工商局局长陈跃文。昨日,长沙工商执法部门联同高桥街道办事处,将这一地下炼油黑窝点进行查封。查封发现了从2007年开始的密密麻麻四大本销售账本,记载了“黑心猪油”的销量和流向,从今年2月23日到4月26日,一共销售了43613斤“黑心猪油”;“经济学院”和账本显示为 “*食堂”的单位这段时间共买了15100斤,超过总销量的三分之一。该作坊老板说,经济学院就是涉外经济学院,而“*食堂”大部分是高校的食堂和学校工地食堂。除了这些流向,其余的黑心猪油分别销往工地、餐饮店及粮油店。

目击:满院血污,腥臭扑鼻

当工商执法人员赶到这个位于长沙市雨花区五一新村破旧的民宅时,两位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炼油。这家地下炼油加工坊,破败阴暗的房子,三口炼油的大铁锅及几台用来炸油的机器,到处乱搭乱接的电线以及被烟熏得黑乎乎的墙壁,让人很难把它和“白白的猪油”这个词连接起来。两个工人,则正在把发臭的边角料及猪内脏往油锅里放。放在地下案板上的肉已变质发臭。

记者在现场看到,三间朝北的平房小院外狭小的空地上有一个简易的棚子,里面地上一盆内堆满了暗红、油腻、发臭的各种猪下脚料,案板上还有正在切割的刀具和肉块。地上的肉发出阵阵恶臭,而桶内的油更是腻得让人恶心。执法人员检查发现,这些盆内的肉均已不同程度地变质。执法人员让工人打开一个肮脏的塑料桶,发现里面装满了颜色发黑的油,上面还有一层漂浮物。舀起一勺闻了闻,有浓重的腥味。

查封:当场销毁问题原料

随后,执法人员查封了现场数吨成品油,销毁了现场正待加工的问题原料(猪的边角料等)。随后,把老板周某带回长沙市雨花工商分局食安科进行了讯问。

经执法人员查证,该作坊没办营业执照,属无证生产的黑窝点。据周某交待,他们从2007年开始加工,每天可产300至400斤油。而原料则是从农贸市场肉摊上收购猪的边角料,也就是不管变没变质,只要是有利用价值就收回来一锅熬。然后以3元不等的价格进行销售。

记者暗访:“黑心猪油”是这样炼成的

“我们这边有一个地下炼油厂,我们怀疑他们的这些油有部分流入到了学校和酒店,你们赶紧过来看看吧。不仅周边的居民每天生活在‘臭气’里,更重要的是别让它再损害大家健康了……”刚刚进入4月,夏站长维权站就接到一位曾先生(化名)的举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污水横流的地上就铺了一块油布,中年妇女提起袋子双手一抖,一袋动物内脏就这么流了出来,一路滑到了她的鞋跟;一个矮矮的中年男子,用一把大铁铲来回翻动着锅里的肉和动物内脏;一块肉倒到了油布的外面,在地上滚过的肉立马就涂上了一层黑油,中年女子还是很快地将肉拨了回来……

在调查过程中,地下炼油厂的一幕幕场景让人触目惊心。

凌晨蹲守 三点多,三轮摩托车运送原料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这家地下炼油厂一般是在凌晨的三点左右购进原料,整个加工炼油的过程基本是在凌晨至早上七点之间完成,下午三四点左右将“黑心猪油”运出。

在接到举报电话后的第二天晚上12点左右,记者就赶到了距离五一驾校不足20米的地下炼油厂附近,先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文章”。

四月初的长沙,凌晨的温度只有5度不到,而且天公不作美,当天凌晨1点居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几个小时的等待过程中,记者没能顶住瞌睡的侵扰,等到醒来时已经三点多了,此时的万家丽路除了路灯已经很少有人影,车流就更谈不上了。一边在心里责备着自己,一边惋惜一个晚上的光景就这样浪费掉了,带着沮丧和倦意,记者都已经决定先行撤退了。

此时,马路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突、突、突”的声音,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驾驶着一辆破旧三轮摩托车驶进了记者的视野。由于车厢位置被油布覆盖着,起初记者也没怎么起疑心,可是摩托车的左转向灯突然闪了起来了,拐进小巷里,在举报人所说的巷口停了下来。

三步当两步,记者翻越马路中间的护栏找了一个比较阴暗的地方躲起来。虽然隔得比较远,整个巷子只有摩托车头灯一个亮点,记者还是清楚地看到:四个人不断地从摩托车上搬下来一些用红色的塑料袋装好的东西……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