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饮食男女

饮食男女首页 头条 排行 食疗食补
家常菜谱   手机菜谱您的位置:美食天下 > 饮食男女 > 恋爱情感 > “第四者”入侵现代人情感空间

“第四者”入侵现代人情感空间

2010-6-26

当为传统道德所不容的“第三者”已渐渐被反叛传统的新新人类们所厌倦之时,人们在异性交往的道路上,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出路:做个诉说与倾听、呵护与被呵护的“第四者”。

不屑于与庸常的婚姻纠缠的“第四者”,其实是与婚姻相对而存在的。他们没有养家、生子等诸多考虑,不必顾忌门当户对、存折上的数字甚或最敏感的事业前途。他们互相安慰理解,有点想念,有点关心,重精神轻物质。他们追求的是心领神会、心意相通、心有灵犀。他们不求结果,不求名分。“第四者”们所代表的“第四类情感”,徘徊于友情和爱情之间,具体点说,就是比友情多一些,比爱情少一点的男女之情。此类情感不能算是纯粹的爱情,却又超乎普通的友情,有人谓之情感中的上品。可更多的人则对这样的情感提出质疑:这样的情感道德吗?它是对婚姻的维护还是对婚姻的亵渎呢?欢迎读者来参与讨论这个话题——

“第四者”的三个层面

表层:暧昧的味道好极了

自述人:周冰洁,女,25岁,公司文秘

我是个传统的女人,但我并不反对有个相当于知己的异性朋友。锋算得上是我婚姻之外的“第四者”。他不是我先生,更不是我的情人。那天在电影城我们一起看了一部上世纪30年代的老电影,电影有点哀怨,可我和锋却是笑着出来的,因为我们之间,可没有那么多优柔与含糊的情愫。如果说我结婚前常会不自觉地混淆朋友与爱人的概念,那么已婚3年的我,已能十分稳妥地把握好这种亲密与距离。我想他也是这样,彼此若即若离,不常见面,却能够在偶尔坐在一起的时候心意相通。

比如那天早上,我仅仅是突然不想闷坐在办公室里了,就给锋打了个电话:“有空否?”不久,他的车就停在了我办公楼下,原来他就在附近办事。坐在他的身边,我可以说一些不用经过费脑子的言语,因为锋与我的生活圈子没有一点交叉,我大可无所顾忌。每当我请他陪我去看电影,并老实告诉他因为先生没空找他替代时,他从不介意。

锋是我在酒吧遇上的。他只比我大一些,可沉稳多了。他总是能让我平静下来,他的话不多,却又总是能给我建议。我没见过他女朋友,不过我一直知道她的存在,这反而让我觉得轻松和舒坦。我们偶尔还会谈及他女朋友,一切都很自然。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他,他总是笑着说“那我请你吃饭”。他知道我最喜欢化悲愤为食欲。每一次我都不需要说很多,他就能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常常惊讶他怎么会如此聪明。管他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只要原则在,有那么点暧昧其实也挺可爱的,生活为之变得更加有滋有味。

我不知道“第四者”是不是时尚人士追逐的一种流行,但我知道在这个因为无处不在的竞争社会里,高度的默契和不着痕迹的呵护对一个女人的可贵。就让锋做我人生的第N者吧,我只享受那份与爱情无关,却又超越了友情的情谊,像一杯咖啡,不必加糖。

中层:同行中迷失了自我

自述人:小慧 女 24岁 广告公司策划

我和雄是中学同学,当时我是宣传委员,他是班长,由于共同处理班级的一些事务,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毕业后我们又恰好考上了同一城市不同的两所大学。雄经常以本校食堂伙食差为由找我一起吃饭,我们还相互写信,话题是学校的新闻、学习和一些恋爱的事。那段时间我们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交流也越来越深入,彼此之间心中有什么苦恼和烦闷,对方总是第一倾诉对象,我们真诚而默契,但不知为什么,我们就是不来电——也许是我们互相太了解的缘故,彼此的关系只能是和谐前行的两条平行线,没有任何相交点。

大学毕业后,我们仍继续交往,很多人都认定我们是一对情侣,但我们似乎都不这么认为——尽管雄在毕业时对我说了一句半开玩笑的话:如果在30岁之前都找不到意中人的话,我们就结婚。尽管我们毕业后的工作单位是相离不远的两个城市。

一天,当雄领着一个女孩来见我的时候,我愣住了。虽然我早知道我们两人之间没有爱情,但当真的有一个女人出现在我们之间时,我还是眼前一黑,差点失去知觉。那一刻,我像在沙漠上突然失去一起同行的伙伴,又像夜空中掉了队的另一条平行线,突然找不到了方向。心中更是百感交集,说不清是失落,还是一种酸酸的醋意。

里层:从纯洁到越轨

自述人:度风 男 33岁 公司经理

从小我胆子就小,不大敢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因为怕被他们打,这养成了我孤僻的性格。到了初中,开始朦朦胧胧有了自我意识的时候,我变得忧郁了。班上的男生不必说,连女生都不爱理我。一天,班上转来一个外地的女同学,我的生活从此改变。我们班上的惯例是自己选同桌,没人选我,所以,几个月来我旁边的位置一直空着。这样,新来的女同学果果很自然就成了我的同桌。当时,我觉得心里翻起了小小的浪花,它带来了一股细细的暖流,流进我久已沉寂的心底。

果果是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却有外交家的风范,来到班上没几天就和所有人混熟了。并且,她的朋友圈子迅速地蔓延到整个学校甚至校外。她把我归为她最好的朋友,由此我不再被别人歧视,虽然我还是没有朋友,可因为她“罩”我,我再没被别人欺负过。

打心里讲,我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女孩,我喜欢温柔、沉静,并带点书卷气的女孩,或者干脆是狂野和妖艳的女生,可是这两种果果都不是,她让我感觉不到性别的差异,和她在一起,我没有触电的感觉,她是我的“兄弟”。

果果是我中学时代惟一的亮点,可这亮点没有照耀我到大学。毕业了,果果送给我一只书包,我喜欢的那种斜挎的大大的军绿色的迷彩书包。书包夹层里还有一张她穿军装的照片。我回送她一只钢笔,一首诗。后来果果说,我在她心目中就是一个诗人。

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理工大学,而果果则去了外地一所优秀的外国语大学。从此我们一直没有再见面,但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这个现在说来还不错的单位,与世无争地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28岁完成了我的终身大事,新娘叫珈丽。珈丽是个很会持家的女人,为人也娴静,我们的小家被她料理得井井有条。我想我应该是满足的,可是,我总觉得这样的生活少了点什么。2003年4月1日,我生日的当天接到果果的电话,她说她准备去德国,想在出国之前回来看看母校,看看我。在电话里,我告诉她我结婚了。果果一定很意外,因为在电话那端她沉默了好久,但最后还是说回来时带礼物给我们。那个晚上,我失眠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五一”节,果果来了,和我最后一次见她时相比,果果变了很多,似乎多了一点点女人味儿。但很快我就发现她那豪侠的气概一点都没减退。我陪她去了母校,我们的中学校门已经改头换面了,但教室还在那里。窗外依旧是开满了鲜花,坐在那里,仿佛时光倒流,而我们却再也回不去了。果果要我多陪她几天,她说这次出国,不准备再回来了。

在果果即将离开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在下榻的酒店里,果果对我说了这些年她对我的爱恋,她说她一直想告诉我,可是又怕吓怕我,怕我以为她不庄重。现在,她觉得是时候了,却没想到我已结婚了。我是被她吓倒了,可是随后心里却翻起巨大的热浪,好像隔了几世,忽然找到了亲人。

那一夜,在果果的要求下,我没有走,我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清晨的时候,我醒了,发现果果在看着我,果果说:“要是我能真诚一点,勇敢一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果果如期去了德国,我也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我们再没有见面,只是通过电子邮件保持着精神层面上的交往。我选择了将我和果果的事告诉珈丽,但没有说那个未归之夜。

也许别人会说那一夜是我对妻子的背叛,但我认为不是,至少不全是。我这样说不是想给自己找开脱的理由,但我想,人的情感这么复杂,除了所谓的亲情、友情和爱情之外,就没有“第四类感情”了吗?

最新推荐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受欢迎的家常菜

更多